阅读历史

第2118章 没人嫌钱多

作品:少帅你老婆又跑了|作者:明药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08-22 10:05:09|下载:少帅你老婆又跑了TXT下载
  魏新荣和沈君兰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个不停,康琴心坐在那异常沉默。

  盘绕在她心头许久的那份旖念总算消散了,这几天她都刻意不去想那天晚上他反问自己时的眼神和深意,但还是免不了心烦意乱。

  现在总算是明白了,司雀舫干涉沈家内部之事,是因为沈英豪和南洋的贩毒集团勾结。

  这案子他本来就在查,所以谈不上是因为私人私事等原因才去帮的沈君兰。

  想明白后,她如释重负。

  与沈君兰谈得差不多时,魏新荣朝她看去,奇道:“表妹,你笑什么呢?”

  康琴心将视线移在眼前的菜肴上,不自然的接话:“没笑什么,就是听你们聊的有趣。”

  魏新荣的面色更怪了,不解道:“君兰都急慌了,就怕沈家上下被他那歹毒的叔父连累,你觉得有趣?”

  “我不是说这个,我是在想他沈家二老爷也是个人物,好端端的为何要和南洋人做这种损人的事情,是有多想不开。”

  “事情虽损人,但利己啊。

  毒品赚钱,世上就没人嫌钱多的,对吧?”

  魏新荣问着,转看向沈君兰。

  沈君兰认真道:“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二叔这手段太阴损了些。”

  毒品的危害,每个人都知晓,多少家庭支离破碎都是它害的。

  沈君兰心里震惊的很。

  因着这件事,包厢内气氛严肃了些。

  其实,沈家内部更像是帮派,他家势力大、人手多,想要更替掌权者,名正言顺是其一,更多的还是得有自己的心腹。

  沈英豪这些年来欺上瞒下,表面对沈君兰的父亲恭恭敬敬,但实则许多事上隐瞒已久。

  靠着他的手段,在沈家排除异己陷害旧仆,很多部门和位置上都是他的亲信。

  所以,就算是找到了沈英豪勾结南洋毒贩的证据,但若不能彻底拔除他在沈家的势力,将来沈君兰即使上位了,还是名不副实,只能做个被架空的家主。

  魏新荣建议他从低处入手,一步步瓦解沈英豪在沈家的权势网。

  “我知道目前最要紧的就是让他在沈家失去人心,就是难。

  我现在身边就志清这几队人,只能勉强护我周全,但家族里的那些生意事儿,他是插不上手的。

  你们不知道,我现在要点什么资料文献,还要派人潜伏去偷,否则我正儿八经问各个部门要,都拿些假的应付我。”

  沈君兰垂头丧气的说道。

  康琴心不解,“勾结南洋走私毒品的事,你是可以和你爸直说。

  我想,即便他们兄弟感情亲厚,你父亲也不会任由他做这种错事连累全家的。

  哪怕是在新加坡,哪怕护卫司署里的人不能干涉你家的家事,但你二叔现在犯得是罪不可恕的大罪,你不如跟你爸坦白。”

  沈君兰摇头,“我爸最近身体不好,我实在不愿再让他操心。

  他前天跟我通电话,还问我在这边好不好,二叔又教了我些什么的。”

  在他爸爸心中,叔慈侄孝,两人感情素来亲厚。

  如此,康琴心就不好再劝了。

  倒是魏新荣给他支了几招不太光明的手段,让他回沈家反安插人去沈英豪的手下做耳目,还说实在不行用美人计都成。

  沈君兰憋着脸,原地无语。

  康琴心凉凉看了他眼。

  魏新荣无辜的一本正经道:“干什么都这么看我?

  你们自己想,沈二老爷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,钱、权都不缺,那不只能是女人了吗?

  他又还是中年,我就不信他不需要。”

  “新荣,我二叔他对我故去的二婶情深得很,是不肯移情的。

  前几年,他倒是有个相好,跟的时间还挺久的,我爸一度以为他们要结婚。

  后来也不知为何,那女的就没再出现了。

  我爸问我二叔,二叔直接说她痴心妄想越了本分,就给打发了。”

  魏新荣咂舌,“这么说,你二叔到底是长情呢,还是寡情啊?”

  “对我二婶是长情,但对其他女人都是不上心的。

  我就算真的用了你的计策,大概只会被反算计回来,他在这种事情上理智精明的很。”

  沈君兰否决掉对方的提议。

  魏新荣便再问:“我记得,沈二老爷有个女儿的,对吗?”

  康琴心纠正,“是义女。”

  她见过那个少女,明丽娇美,对沈君兰在乎的紧。

  如今沈君兰和她的义父决绝,不知道林妍的处境如何。

  康琴心望向沈君兰。

  沈君兰察觉到她的目光,抬头道:“这件事,与阿妍不相干。

  我把她当妹妹,就算是我和二叔关系破碎了,但也不该把她卷进来。”

  “行,我佩服你!”

  魏新荣举起酒杯,自顾自饮了口,饶有兴致的又琢磨道:“听你的语气,你和你那个义妹,有点什么吧?”

  沈君兰连忙摇头,“普通兄妹而已,你不要乱说。”

  魏新荣留意到他说完紧接着还看了眼康琴心,便问:“不过就猜测猜测,你看我表妹做什么,难道?”

  “表哥,你是喝多了吧?

  怎么这样说话?”

  康琴心冷眼瞪过去。

  魏新荣是个不知忌口的,心里有疑问就必须要问清楚,“都是朋友,打听一下还不行吗?”

  康琴心与沈君兰道:“他素来这样,没个正经的,别放在心上。”

  沈君兰点头。

  “对了,上回被抓的那几人,送回沈宅了吗?”

  沈君兰顿了下才反应过来,“你是说在二少手中的那几个吧?”

  “嗯,怎么感觉好像没传出什么动静?”

  “送回来了,我二叔见后除了勒令大家不准议论外,并没有什么反应。

  不过二少选的很是时候,当时家里有客,好些人看见了。”

  “你二叔很沉得住气。”

  康琴心又问:“后来呢?”

  “这对我二叔来说毕竟丢脸,封锁了消息,但沈家内部都知道这回事。”

  康琴心微默,司雀舫怕打草惊蛇,应该不会暴露查沈英豪贩毒之事,顶多就是打着替她出气的名义。

  想到这,她忍不住苦笑,自己在沈英豪那边又拉了一波仇恨。

  离开时,在大厅门口,他们遇到了林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