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第二十二章 武都·江郡

作品:赫希|作者:原若雨|分类:游戏竞技|更新:2019-08-18 23:46:17|下载:赫希TXT下载
  蜀地·益城·草堂。

  诸葛亮眯眼,望着天边灼灼如华的晚霞,夜幕已经漫过头顶。

  像是想到了什么,军师执扇一笑,“月黑风高夜,杀人放火天。”

  乌岭。

  马超记得,他遇见魇语军师的那天。

  他背着四只冷晖枪来到无阵营之地时,饿得不行的时候,那位路过此地,面容阴冷的男子给了他几个馒头。

  “你该如何报答我呢?”他问。

  “今日之恩,他日必定报答。”

  就这样,马超根据他的指示,混入了益城军。

  但是,当他知道对方是武都的要员后,心里就有了一个疯狂的计划。

  他要为自己的兄弟报仇。

  再耐心等等吧,一定会有机会的!

  此时,魏地·武都。

  天已经晚了,夜色沉沉。

  司马懿手提烛灯,推开沉重的朱门,缓步踏入这武都掌控者曹操的书房。

  阔刀划破夜的寂静,擦着他的衣摆,命中了他脚下的地板,然后在铁链哗啦的声音中缩了回去。

  不知对方是失误,还是有意为之。

  司马懿没有停下脚步,继续向前走去。

  借着幽暗的烛火,黑暗的书房中,他看到了三个人。

  坐左边的那个,是裙摆如波浪散开的妙龄女子,她扬起的手中,水球宛如拥有了生命,泛起大大小小的涟漪。

  右边的那个,是经常戴着眼罩的独眼男人,为了挑战更加强大的人才选择追随曹操。

  而坐在中间的那位眼神冷冽的中年男子,是掌握了武都生杀大权的曹操,他的灭族仇人,亦是他现在所效忠的君主。

  司马懿抬起烛灯,挂在一旁的烛台上,映着他苍白的脸庞。

  他跪下去,低头行礼,“丞相,夜已经深了。”

  “呵。”一声轻呵,带着嘲讽的语气,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。

  跟在他一旁的女子将司马懿带来的烛灯提在手中,罩上了一层水雾。

  嗜血枭雄走到他的眼前,俯下身子强行抬起司马懿消瘦的下巴。

  与他对视中,司马懿看到他眉宇之间一闪而过的狠戾,他知道自己这次在劫难逃。

  曹操松开他的下巴,踩住他撑在地上的左手,冷笑道,“司马懿啊司马懿,你可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!”

  司马懿仿佛没感觉到疼痛,依旧冷静的回答,“一切听从主公吩咐。”

  “是吗?”曹操冷笑,移开的脚又一次狠狠的踩住他的手掌,这一次疼的他倒抽了口冷气。

  “我记得,我可没有让你去将那什么西凉的少寨主收入麾下。”

  “他会是我们最好的武器。”

  曹操的声音冰冷,一如既往,他转过身,背对着司马懿,“我已经有最凶猛的野兽了,他有什么用?哼,多此一举!”

  司马懿低头,掩去眼中的恨意,“主公说的是,臣这就去将他处理掉。”

  大殿陷入了一片沉寂,曹操突然转身,示意一旁的随从。

  夏侯惇上前,一掌掐上他的脖子,将他举起来。

  司马懿咳了几声,不敢大声说话,也不敢攀上他的手,只能发出细碎的声音,“主,主公……”

  幽蓝的烛灯中,曹操阴恻恻的说,“司马懿啊,你猜这么多年,我想要杀死你的念头有多少次?”

  “你放心,我这么宠你,一定不会让你死的太难看,你貌似还没有婚配,一个人走的太凄凉了,等你死后,我自会让你那稷下同窗来地下陪你。”

  呵,诸葛亮那村夫,他可没那么容易死!

  司马懿低声说,“主公,我从未想过背叛,那马超,不过是西凉……一个没有威胁的棋子罢了,何必要杀我?”

  “他是没有威胁,可是你有威胁啊!”曹操冷哼,“你别说你已经忘了你的灭族之仇。”

  “你很清楚吧,诸葛亮的预言中,你的家族将取代我曹氏独掌大权,我唯独留下了你陪伴我儿。”

  “但如今你越来越不受控制,反而隐隐有预言中的趋势,我决不能让你成为我的心头大患。”

  “但是我,一直在为您效劳啊!”司马懿的声音越来越微弱,夏侯惇的手劲越来越重,他想,倘若真的走到了陌路,那就只有同归于尽了!

  不知想到了什么,曹操突然挥了挥手,“夏侯,先放开他吧。”

  夏侯惇松手,退到一旁。

  失去了钳制,司马懿直直的跌落在地板上,透心的冰凉从掌心一直刺激到胸口,将他有些昏沉的大脑瞬间惊醒。

 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“主公?”

  “如今正值战争之时,我暂时不杀你,但你须得将功补过。”说完,曹操将一纸调令丢给他,赫然是乌岭。

  “你需要将刘周联军在此处击溃。”

  咳嗽轻不可闻,司马懿拾起调令,低头行礼,“旦凭主公吩咐。”

  “去吧,别让我一会儿改变主意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待司马懿离去后,曹操突然一巴掌摔在了甄姬的脸上,一脚踩碎了幽蓝烛灯,他勃然大怒,“谁让你做多余的事?”

  甄姬低头伏在地上,瑟瑟发抖,恭敬地回答,“主公,阿宓知错。”

  “废物,留你何用!”想到她那不受控制的洛神之力,曹操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若非她的力量可以为他家族所用,他何必大费周章的把她框来武都?

  谁知道她的力量竟然如此不受控制,真是没用的废物。

  大殿之外,司马懿抬起左手,看着那已经渗出血的伤口,舔了舔,露出一丝悲凉的苦笑。

  远处,凝视武都万家灯火的贤者幽幽叹气,他抬手抚上身边的鲲,翻身骑上去,远去。

  此时,已是冬末春初,大地回暖,刘语花香,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。

  此刻,鬼谷子一行人还在三国的边界穿行,完全找不到方向。

  直到有一天,鬼谷子恍然大悟,他们竟然是进了八卦阵。

  若非他们是依靠魔道之力生存的存在,完全不用进食,否则,此刻就已经成了白骨。

  有一天,使者突然拿出了一只小小的短笛吹奏起来,那是鬼谷子不曾听过的歌声。

  他问她为什么要吹响短笛,使者说,她在回应海之灵的祈祷。

  鬼谷子冷哼,“那你会解开八卦阵吗?”

  使者说,“我没有对抗幻术的指令。”

  鬼谷子崩溃道,“那怎么办?啊!要是有人经过这里就好了。”

  就在此时,一道温淡的声音响起,“唉,有人?”

  “唉,贤者?”鬼谷子看着雾气中出现的大鱼和昏昏欲睡的年轻人,高兴的叫了起来。

  庄周半眯着眼,微微一笑,“几位怎么在此处?”

  鬼谷子犯了难,如果实话实说,会不会被人家嘲笑啊?

  最后他还是说,“说来话长,总之我们被困在这里很久了。”

  “你们……会不会离开稷下后,就一直困在这里吧?”

  “啊?啊,差不多……哈哈……”

  “幸好我途经此地了,走吧,我带你们出去。”

  “贤者这是去哪里?”

  “江郡。”

  “正巧,我们也是去江郡呢~”

  庄周打了个哈欠,几只淡蓝色的蝴蝶落在他的肩上,他很有深意的说了一句,“那还真是巧了~”

  使者听到这句话,若有所思的看到他一眼,谁说最近江郡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吗?

  ……

  吴地·江郡·领主府。

  孙权挥退侍从,缓步踏入庭院之中。

  华亭里,有铁血都督之称的周瑜,已经等候他多时。

  孙权走到他对面坐下,桌上的茶水换了一遍又一遍,待到月满西楼时,有道影子出现在了华亭中。

  “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切,明天,你们就离开江郡。”

  孙权与周瑜没有丝毫惊讶,也不抬眼看她,只是喝着眼前早已经冷掉的茶。

  “我一定会毁灭江郡,你们就不要妄想阻止我了,带着我的妹妹,逃吧!”

  月光从乌云后露出来,照在少女的身上。

  那是文字无法描写的美貌。

  “江郡曾是你的故乡,你为何一定要毁了它?”

  那美若神仙妃子的少女闭上眼睛,神情痛苦,声音颤抖的说,“你们……知道血祭吗?”

  孙权一惊,捏碎了手中的茶杯,紧紧的盯着她,“难道,你想让整个江郡血祭,复活兄长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海水倒灌,会害死很多人。”

  “我知道,我已经不在乎了。”

  “那你的妹妹呢?”

  “有你们在,我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  “大乔,你怎么能下手?这里是你生活了十几年的江郡啊!”周瑜恨恨的说,手中腾起一团火焰。

  “周瑜。”大乔叫他的名字,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。

  “我知道,你和我的妹妹认识很多年了,但是,你读不懂她的内心。”

  “我们是被诅咒的双子,我们的命运从一开始就不同了。”

  “我很羡慕她,请你,一定要给她幸福。”说着说着,大乔眼里流下了眼泪。

  自从知道他的存在后,她和海之灵查看过他的过往,虽然他很爱小乔,却有着非常多的小心思,也许并非妹妹的良人。

  虽然自己无法陪伴妹妹,但是,他也不可以。

  若非她现在得到了复活爱人的办法,她也不会让周瑜带着小乔离开。

  所以,在那天,她决定将海水倒灌淹没江郡前,去见了妹妹。

  彼时的小乔,正在海边感应与风的共振,当她睁开眼睛时,就看到了大乔。

  那眼神无比迷人的女子朝她走过来,“你是我的妹妹,小乔。”

  “这辈子,身为姐姐,真的是亏欠你太多。”

  “下辈子,我们还是不要做双生姐妹了,太累,太苦了。”

  “记住我的话,在海水倒灌之前,离开江郡,否则,就算是你在这里,我也会毁了江郡。”

  小乔返回领主府,就告诉了周瑜。

  周瑜的第一个念头,就是:“你的姐姐该不会是在开玩笑吧?”

  将海水倒灌进江郡什么的,根本不可能做到嘛!

  而且,他记得,对方并不是很强?

  “可是姐姐的语气和眼神看起来并不是在骗人,我能感到她的挣扎,我们心有灵犀。”小乔说。

  周瑜停下书写章文,笑着安慰她,“但是世上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,就算是东风祭坛,也没能撼动江郡,不是吗?”

  “可是姐姐她,很强啊!”

  周瑜一愣,若有所思的问,“唉?我记得大乔是因为魔道之力不够强,所以差点被献给江东望族吧?”

  “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我的姐姐,她很强。”

  周瑜见她如此肯定,便点了点头,“这样啊,我会禀报主公,阻止她毁灭江郡。”

  “好。”小乔点头,在周瑜正欲离开时又叫住他,内心挣扎了一下,眼神坚毅的说,“如果,无法阻止她毁灭江郡……就让我,来终结她吧!”

  “为何?你不用担心,我一定能阻止的。”周瑜摸摸她的脑袋,笑着说。

  小乔摇头,眼里蓄起了泪水,“因为,身为妹妹,这辈子也亏欠她太多。”

  “若非姐姐在家族中承担了所有责任,我也不会去稷下学院,也不会与你相遇。”

  “我不相信所谓魔道家族的诅咒,我只相信我自己,我的姐姐,她一定是善良的。”

  因为我们是被诅咒的双子,虽然我们的命运不同,但殊途同归。

  如果有来生,我还是愿意做你的妹妹。

  你是世上最好的姐姐。

  所以,一定要守住江郡啊!

  江郡郊外。

  庄周让鲲停下来,等着慢悠悠的抱着鬼谷子和梦奇的使者,连夜赶路,让他们两个都沉沉睡去。

  只有使者和一直在睡觉的庄周还保持着清醒。

  庄周半眯着眼,漫不经心地说,“知道吗?江郡要迎来大的灾难了。”

  使者听说又在整什么幺蛾子?

  鬼谷子一听就来了精神,使者将他放到鲲身上,他眉头一挑,“贤者是为了江郡的安危才去的?”

  “嗯,也想见识一下那所谓的海之灵究竟有多强大,竟然可以让海水倒灌。”

  使者没了兴趣,“海水倒灌?那不是很简单的吗?”

  让海地的沧海遗珠发动不就行了。

  “江郡不一样,自古以来,不管海水倒灌多少次,都会转危为安。但是这次不一样,因为有海之灵的存在,海水会精准的会一寸寸的吞噬大地,将整座城市都拖入海底。”

  鬼谷子问,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爱。”

  “哈?”

  庄周睁眼,目光灼灼的看向使者,“你真的不知道?难道与方舟没有一点关系吗?”

  “我怎么知道?”使者觉得莫名其妙,她冷哼,“就算三分之地都被海之灵毁灭,也与我无关,我的目标只有元气炮。”

  “哦,你不想知道海之灵吞噬一个城市是为了什么吗?那可是与魔道家族的一种秘术有关。”

  “哦?”

  “魔道之女,打算用江郡血祭,复活她的爱人。”

  鬼谷子插话道,“唉?怎么可能有那种秘术?”

  庄周笑着问,“你倒是说说,怎么不可能有?”

  鬼谷子说,“所谓的血祭,就是收集能量,但是想要复活一个已逝之人是根本不可能的。”

  死而复生,根本不可能。

  他想到兰陵王,“除非他的遗体还在。”

  庄周回想了一下,“他的遗体已经不在了,死了很多年。”

  “那就没办法了。”鬼谷子说。

  使者说。“海之灵的目的,是想让那个女孩变成海魔女。”

  “嗯?”鬼谷子和庄周俱是一愣。

  使者不打算解释,直接问,“贤者,您打算怎么阻止?”

  “以德服人。”

  鬼谷子摇头,“既然她都做好了以一城换一人的决心,您再怎么阻止,也没用。”

  “两位有什么好的建议吗?”

  “修改她的记忆。”

  “直接杀了她。”

  鬼谷子与使者一起道,然后被对方的回答惊了一下。

  庄周幽幽叹气,“本来我也是打算修改记忆的,但是,永恒的悲伤会让我们不去错爱,那人一定对她很重要,所以我不忍心。”

  “仁慈是愚蠢的懦弱。”使者说。

  庄周笑了笑,“非攻,兼爱。”

  “很遗憾,我做不到。”

  鬼谷子戳了戳她,“所以你听着就好了。”

  “哦,好吧。”使者说完,一手抱着梦奇,一手唤出长枪·天谴,然后坐了上去,一副认真的表情。

  鬼谷子问,“距离江郡被淹,还有多久?”

  “大概就在这几天吧。”

  “啊!”鬼谷子一惊,回头看了一眼使者,“还去不去?”

  “你要去就去,我自会保护你,但是让我救其他人就不行了。”使者眯了一下眼睛,又说,“就算我的力量再怎么强大,也无法对抗天灾。”

  鬼谷子点头,“好,我不会为难你。”

  庄周眉头一挑,“你们这是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?”

  “我知道,贤者,您在那里找到我们,并不是巧合。”鬼谷子说完,晃了晃法杖,一只幽蓝蝴蝶从法杖的巢穴中飞了出来。

  庄周老脸一红,蝴蝶落在他的肩上,化作淡蓝光点散去,他轻咳一声,“那你们还一直瞒着我?多尴尬呀!”

  使者说,“因为贤者您没有恶意,而且,这只蝴蝶还挺好看。”

  “嗯,这蝴蝶的催眠能力可好了。”

  “也可以让一城之人,在休眠中无知觉的死去吧。”使者幽幽的说。

  “实不相瞒,以前为了对抗魔种,我就是这么做的。”

  “先用蝴蝶催眠它们,再用鲲撞死。”使者摊手,“真是简单粗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