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第576章 做好迎敌的准备

作品:无限黑暗年代|作者:翼孤行|分类:军事科幻|更新:2019-09-11 17:52:08|下载:无限黑暗年代TXT下载
  若望福音第19章34节:“但有个士兵用长矛刺入耶稣的肋旁,立刻流出了血和水。”

  据说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之时,当时一个叫做朗基努斯的百人队队长,为了证实耶稣是否真的死了,用了一枝长qiang刺入他的身体,这时鲜血从伤口喷出,染红了整枝qiang,但这qiang没有弄断他的肋骨,这正吻合了旧约中的预言,这根qiang因为被用来证实耶稣是否有死去和染有耶稣鲜血的原因,便成为宗教的圣物朗基努斯之qiang,后世有人称它为命运之qiang。

  传说中只要手持有该qiang,一百二十尺范围以内的人皆臣服,持有这qiang者更可主宰世界的命运,但失去的人会即时毙命,在古代罗马帝国中,这qiang成为权力的象征,多位战绩彪炳的君主,手中持有这把qiang打胜了无数的战役。

  不过传说毕竟只是传说,这柄朗基奴斯qiang并额米有号令天下,主宰世界命运的能力,但是因为沾染到了耶稣之血,它的确有强大而又纯粹至极的圣力,对于那些黑暗生物具有毁灭性的杀伤力。

  在系统商店内,几乎拥有着所有类型的武器和装备,属于暗金装备的武器也不计其数,在这多如牛毛的武器之中,陈重是经过仔细的考虑之后,才选择了这柄朗基奴斯qiang的qiang尖。

  朗基奴斯qiang真正的原物就是一把完整的qiang头,并不包含qiang柄,由于年代久远或者其他隐秘的缘故,这把qiang头断成了三截。

  这三截断片被古代的帝王重新打造,因此出现了数柄朗基努斯之qiang,到了后世,据说一把在维也纳霍夫堡博物馆、一把在罗马奥古斯丁教堂、一把在大格拉斯顿柏立修道院。

  如果这三截断片组合完成,那么这柄朗基奴斯qiang就不可能是暗金装备了,而是一件神器,所以陈重这次只拿到了三分之一。

  有了这柄凝聚着无穷圣力的朗基努斯之qiang在手,陈重等人终于有了可以对抗伽椰子的杀器,心中也安定了许多。

  辞别了浅草寺的住持与僧人,雷森驾驶着汽车离开了这个安全的所在。

  开车的雷森问道:“陈重,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

  陈重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,想到随时都会到来的伽椰子,他指挥道:“我选择了一家宾馆,那里的环境不错,临街就有三条宽敞的道路,所以即便是出现了意外,我们也可以用最快的方法逃走。”

  宾馆的位置已经标注在了地图上,雷森当即驾驶着汽车向那里驶去。

  大约四十分钟后,来到了目的地,不过陈重让欧阳露露带德永仁美等人进去后,自己却偷来了几辆车停放在了附近,加满了油,作为逃走的预防措施。

  为了安全,陈重虽然有钱可以支付,但是却只在二楼选择了一个大套房,让两个女孩住在里间,他跟雷森则在客厅休息。

  天色还早,大家都没有什么困意,所以都聚集在了客厅,陈重无奈之下也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追问不休的德永仁美。

  听说自己的母亲和哥哥嫂子都被伽椰子杀死了,德永仁美除了悲伤哭泣之外也没有别的法子,毕竟亲眼目睹了鬼怪的力量,她也不想让警察们再去送死。

  “放心吧,只要我们在,那一定会尽力的保护你。”

  说完了这句没有太多信心的话,陈重拿出了浅草寺住持送的护身符。

  一百零八张护身符看似很多,可这种一次性的东西,估计消耗会很大,陈重因为有朗基努斯之qiang在手,所以自己一张也没有留下,全部分发给了另外三人。

  雷森等人也着实是被伽椰子那样的敌人吓怕了,他将护身符贴在了衣服里的身体上,并且还在他那面大盾上也贴上了许多。

  欧阳露露和德永仁美见到雷森的做法,两女也回到了内间,将护身符贴在里面的内衣上。

  女孩们离开后,陈重打量了一下这个套房的环境,指着窗户和房门对雷森说道:“你在所有入口都贴上护身符,万一敌人到来的话,估计会有示警的效果。”

  当她们回到客厅后,看到陈重将冰箱里的所有酒都拿了出来,而且直接将里面的美酒倒进了马桶,只留下了空玻璃瓶。

  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欧阳露露很好奇。

  陈重将所有玻璃瓶放在茶几上,又将那半缸浅草寺的清水放在上面,这才回答道:“圣水弹!”

  圣水弹其实就是陈重乱说的词,他的打算是打算自制一些简易的汽油弹。

  其他人也明白了他的意思,四个人当即忙碌起来,将这些受到过香火供奉,沾染过观音之力的清水装进玻璃瓶中。

  做好了一切应对敌人的准备,大家也就没有什么事情做了,陈重看了看手表,推测道:“敌人既然现在还没出现,那多半会在晚上来,先叫些东西吃饱,然后你们先睡一觉,大家轮流守夜。”

  对于陈重的安排,大家都没有意见,叫来了丰盛的食物吃饱喝足之后,就全部回房休息了。

  陈重独自坐在沙发上运转着天香派的内功,可是没过多久,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,很明显有人来到了他的身边。

  “怎么了,睡不着?”陈重不用看,凭借脚步声也知道是德永仁美。

  德永仁美坐在了陈重的旁边,迷茫的说道:“这几天我感觉自己就像做了一场噩梦,我真的希望下一秒自己能够醒来。”

  想到德永仁美在几天之内失去了所有的亲人,陈重不免有些同情的感慨道:“是啊!要是这一切只是场梦该有多好啊!”

  沉默了片刻,德永仁美问道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拼命的救我?”

  “呃……”对于自己的身份和目的,陈重还真没想好该怎么编,只能临场撒谎道:“我们来自一个古老的门派,专门对付伽椰子那些恶鬼凶灵……”

  就在陈重信口胡编的时候,却感觉德永仁美歪了歪,居然慢慢的靠近过来,最后竟然抱住了他。

  “我什么都没有了,我很害怕…呜呜呜呜……”

  闻到女孩特有的香气,陈重一动也不敢动,因为他可不想跟德永仁美有什么身体或者感情上的牵绊,毕竟在内心深处,他知道自己十有是保不住这个可怜女孩的性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