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第七百七十四章 受人指使

作品:逍遥小闲人|作者:星梦的风雪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19-10-09 23:07:16|下载:逍遥小闲人TXT下载
  “什么。”变肥?变胖?能让牲口都快速的变肥变胖的,人吃了,不也一样吗?

  所有人都震惊了,不约而同的看向唐霜霜。

  因为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,唐霜霜变胖,是因为三年前的那场大病。

  那场大病,唐霜霜病了很久,足足三个月的时间才好转。而在生病期间,她就已经开始发胖。

  加上所有人都没听说过会有一种东西能让人快速的胖那么多,所以根本没往别处想。

  就是单纯的以为,唐霜霜变胖,是因为生病的原因。

  却没想到,竟然是因为这个小丫鬟,在唐霜霜的汤药里,加上了这东西的缘故。

  原来从那时候开始,她就已经开始害唐霜霜了。三年时间,唐霜霜越来越胖,用尽办法都不管用。

  原来是因为每天都喝这种加料了的汤药的缘故。三年,足足喝了三年的时间啊。

  白一弦也有些震惊,他可是从来都没听说过有这种树的,果然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。

  这些白膏的效果,不就是和现代的激素的效果差不多么?莫非这东西,是天然的激素不成?

  “贱婢,我平日里待你怎样?可有对你不好的地方?想不到你竟如此害我,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?”

  唐霜霜心中愤怒难平,她也没想到,造成她这几年痛苦的根源,竟是平儿这个丫鬟,亏她平日里带她不薄,想不到她竟如此害她。

  唐少栋都气坏了,举起鞭子就恶狠狠的抽打在平儿的身上:“你这个贱婢,毒婢,竟然如此害我的女儿,你真是该死,该千刀万剐。”

  “啊,啊!”平儿叫的十分凄惨。

  可就算叫的再凄惨,唐少栋都觉得不解气。

  因为女儿的病早就好了,可是因为发胖,他便找了不少大夫来,给女儿开一些轻身的方子。

  后来轻身的方子不管用,唐霜霜还愈发的胖了起来。气的他还背地里说过不少大夫都是些庸医的话。

  再后来,唐霜霜因为太胖不活动,渐渐体虚,他还又请了大夫来,给唐霜霜开了一些补气血的方子。

  这期间,唐霜霜不止一次的抗议,那些药都太难喝,她不想喝了。可他却以为了女儿好为由,非要让唐霜霜喝药不可。

  霜霜孝顺,也听话,他让喝,她就喝了。可怎么也没想到。他此举,以为是为了女儿好,实际上却是间接的害了女儿啊。

  唐少栋心中很是后悔,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女儿。但罪魁祸首,却是这丫鬟。

  眼看平儿被打的进气少,出气多,白一弦急忙上前制止道:“唐大人,且住手,再打就把她打死了。”

  唐少栋犹不解气,说道:“打死又能如何,这毒婢有卖身契在我唐府,我如何处置她都行。”

  白一弦说道:“唐大人,我不是要为她求情,只是,难道您不想问问,她为何要害您女儿吗?

  又或者是,受何人指使?一个小丫鬟,总不可能莫名其妙的毒害自己的主子吧?这可是大罪,她又如何有这样的胆子?”

  唐少栋这才停了手,差点被气糊涂了。他站在那里,喘着气,怒视着平儿,显然被气的不轻。

  唐霜霜走过去,委屈又难过的喊了一声:“爹。”

  唐少栋是老泪纵横啊,觉得十分对不住女儿,不由拍着女儿的手,说道:“霜霜,是爹对不起你呀,爹不该让你喝汤药的……”

  唐霜霜眼泪也流了下来,说道:“爹,不怪你,女儿知道,你是为了我好。要怪,就怪这个贱婢要害我……”

  白一弦见两人就差在那里相拥而泣了,显然也审问不了什么,便自动上前一步,看着平儿问道:“平儿,本官问你。你为何要害你们家小姐?”

  平儿一张口,却吐出了一口血出来,接着就咳嗽了起来,白一弦见状,便命人将她解了下来。

  平儿趴在地上,艰难的抬头,说道:“奴……奴婢,是,是受人……指使。”

  众人闻言,心中一惊,急忙看了过去,唐少栋更是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你是受何人指使?”

  平儿这丫鬟也聪明,自知被发现之后就是死罪,因此说道:“求,求老爷承诺,饶我,饶我一命,我,我就说。”

  唐少栋怒道:“贱婢做梦,你将我女儿害的如此之惨,竟还想让我饶恕于你?真是做梦。”

  平儿知道这是自己唯一活命的机会,于是便说道:“若,若是,不肯饶恕我,就算,打死……我,我也,不会说,咳咳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唐少栋被气坏了,怒道:“从来没有人能威胁得了本官,你以为你不说,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?

  我告诉你,我有的是手段,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  平儿趴在地上,不再说话,显然是不管唐少栋如何威胁,只要不答应饶恕她性命,她就不肯说出来。

  她如今重伤,每开口一次,都疼的厉害,还有血沫子喷出来,所以干脆不说话。

  唐少栋气急,他虽然嘴上说的厉害,但平儿如今的状态,显然不能再受酷刑,否则一不小心挂了就糟了。

  平儿死不足惜,但那幕后指使之人,岂不是逍遥法外了吗?

  唐少栋又气又急,却一时想不起来什么好办法能让平儿开口。但让他饶恕平儿的性命,他又做不到。

  一时间,他在那气的吹胡子瞪眼的。

  白一弦此时说道:“唐大人,下官以为,当务之急,乃是找出幕后主使之人。

  毕竟严格说起来,平儿也是受人指使,那个指使她的人,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。

  一日找不出那主使之人,说不定对方还会有什么后招来对付唐小姐。”

  唐少栋问道:“那依白大人,该如何让她说出实情?”

  白一弦说道:“只要她能说出幕后主使,将功补过,大人饶恕了她,也无不可。”

  唐少栋顿时怒道:“这绝无可能!”

  白一弦看着唐少栋,劝说道:“唐大人,您再仔细考虑考虑!”

  白一弦直视着唐少栋,微微点了点头。唐少栋也是为官多年,自然精明。听出白一弦似乎话里有话,他刚才是气坏了,所以一时没看出来。如今突然明白了白一弦的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