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第一章:初见与相逢

作品:时间走在她的前面|作者:谈离生|分类:综合类型|更新:2019-07-29 13:17:12|下载:时间走在她的前面TXT下载
  “李琳琳进来,下一个张瑶做准备。”穿着白色衬衫,黑色西装外套的女子尖声喊了一句,看起来三十出头的样子,脸上的妆容很精致。

  被叫到名字的女孩儿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拿着简历走进了面试办公室。

  “好紧张,下一个就是我了!”现在排在第一的也就是那个叫张瑶的女孩儿,扭头跟后面的人小声说话,“不知道面试官他们会问什么问题,这已经是我第三次面试了,搞得我都对自己丧失信心了,再通不过,我妈就让我回去种地了。”

  身后的男生似乎深有同感,苦着脸说:“我也是,上次面试的时候他们问我希望的工资是多少,我就照实说了,结果被刷下来了,看来做人不能太诚实……”

  温夕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低头看了眼时间,已经十点钟了,她前面还有将近十五个人,结束时怎么样也要十一点了。

  面试的公司离她哥哥温正清家不近,坐公交车至少要一个小时,她给哥哥发了一则信息,让他不要做自己的中午饭了。

  “你不紧张吗?”后面的女孩儿见她在玩儿手机,笑着问了一句,“我现在超紧张的。”

  “嗯~”她看着女孩儿水灵灵的大眼睛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被人这么搭话,觉得有些不自在。

  “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?应聘的是什么部门?”女孩儿并没有受她的影响,很热情地继续聊天。

  “财务部。”温夕看着她,尽力挤出了一丝笑容。

  她现在的性格跟以前大相径庭,认识她的人都觉得她变得让人陌生了,她以前给人的印象大概也跟这个女孩儿一样,对什么都充满了期待,只是天有不测风云,有些变化是顺其自然、无可奈何的。

  温夕盯着自己的双脚,白色帆布鞋的鞋带上有几处黑点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蹭上去的,这让她在一群穿着锃亮皮鞋或高跟鞋的人中,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  手机震动了一下,是温正清的回复。她看着那简短的三个字,嘴角多了一丝笑容,把手机静音放在了包里。

  “张瑶进来,下一个……”

  原先进去的李琳琳苦着一张脸出来了,看着她的模样,让排在后面的面试者脸上多了些许愁容。

  她不是不紧张,只是善于隐藏自己,久而久之就成为了习惯,一旦成为习惯,就很难改掉了,无时无刻不带着假面具生活。

  “咦?是你的笔掉了吗?”刚才那个跟她搭话的女孩儿,指着地上一根黑色的笔问道。

  温夕看了一眼,说:“谢谢。”而后蹲下身子去捡遗落在地上的笔。

  “好好好~唐总监是爽快人,我想这次的合作我们一定会非常愉快!”说话的中年男子一身名贵西装打扮,举止谈吐大方流畅,应该在公司担任比较高的职位。

  “我们公司也很期待这次和贵公司的合作。”

  温夕去捡笔的手停了下来,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抬头的**,但即使如此,她还是能确认那个人就是他,当你在意一个人时,他的声音就变成了额全世界独一无二的。

  “咦?你怎么了?身体不舒服吗?”女孩儿见她一直蹲在地上,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  温夕没说话,站起身把笔装进了包里。

  “张总,贵公司这是?”唐初凡看着排得很长的队伍,礼貌性地询问道。

  张总笑了笑,解释说:“最近公司正在招聘新员工,这些刚毕业的大学生就是来应聘的。”

  “那就祝贵公司的发展蒸蒸日上了,也祝我们这次的合作顺利愉快。”唐初凡握住了他伸过来的手,十分客气地说,“张总留步,我们这就告辞了。”

  “刚才那个张总喊这个人总监,看来他不是我们公司的,不过长得还蛮帅的。”女孩儿见温夕一直盯着唐初凡,笑着搭话道。“但是我妈妈说了,做人不能好高骛远,有些人是我们招惹不起的,还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。”

  温夕知道女孩儿把她想歪了,但也没开口解释,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唐初凡的身上,除了看起了成熟多了,跟她第一次见她时没什么变化。

  或许是她的目光太炙热,唐初凡朝这边看了过来,对她笑了一下。

  “总监,认识?”出了公司,走在他身旁的助理八卦地问了一句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就刚才那个等着面试的女孩儿啊,我们可都看见你刚才笑了。”助理怕他不承认,赶紧把其他人搬了出来。

  “不认识。”唐初凡把刚才的合约拿出来,从头看了一遍,确认没有什么隐患和补充的地方,才放下心来。

  “不认识你对人家小姑娘笑什么?哥可提醒你,现在的小姑娘手段可多着呢,当心被人误会你对人家有意思,然后哭着喊着来当你唐总监的女朋友。”他把车子启动,透过后视镜看着唐初凡的反应,结果什么反应都没有,让他这颗八卦之心瞬间扑了空。

  唐初凡进公司的时候,他还算是他的前辈,只是自己资质愚钝,连续两年都没有晋升,反倒是唐初凡步步高升,最后成为了他的上司。虽说唐初凡平时人比较冷,也不爱说话,工作起来跟打了鸡血似的不要命,但对下属还是挺照顾的,跟着他比跟着那些花花肠子多的上司踏实多了。

  “只是见她一直盯着我看,礼貌性地回应一下。”唐初凡不再提这个话题,交代他下午把签好的合约书送到总经理的办公室。

  “下一个,温夕……”许久没人回应,女员工有些烦躁地问:“温夕是谁?来没来?”

  女孩儿刚才看到了她简历上的名字,就替她喊了一声。

  “刚才叫你怎么不回答?”现在的大学生真是太目中无人,不知天高地厚了,以为公司是这么好混的吗?真是没见过世面。她正要以公司前辈的身份教训她几句,转头发现女孩儿竟然哭了。

  难道是自己刚才的语气太凶了?再怎么说这些都是刚从学校的大温室里走出来的脆弱的花朵,还没经历过社会的残酷洗礼,但这女孩儿心理承受压力也太脆弱了,自己还没说什么呢,就开始抹眼泪了。“怎么样?现在进去可以吗?”

  温夕伸手碰了碰眼角,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滑落下来了。她应了一声,拿着简历走进了办公室。

  面试官开始了常规的询问环节。

  “哪个学校毕业的?”

  “a大毕业。”

  “学的什么专业?”

  “经济管理专业。”

  ……

  有一个人,在你和他对视的那一瞬间,眼泪就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,那一刻,你不是哭了,而是笑了,只是别人都听不见……

  对温夕来说,再次见到唐初凡是重逢;而对唐初凡来说,碰到温夕,或许只是初遇。